• 本质资讯网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夏语何易安免费阅读

2020-08-01 18:56:39  来源:本质资讯网

    夏语何易安小说书名是《》,小说讲述夏语何易安之间的故事。为你提供夏语何易安小说阅读,余生情深皆为你小说讲述的是何易安倒在血泊中的一幕又飞快从她的脑海中闪过,她身体不由一颤,往前靠近一步,抱住冰凉的墓碑,心里的愧疚与难过涌上心头,她强忍住眼泪,但微颤的睫毛已经暴露了她的内心。

    《余生情深皆为你》精选:

    她的情绪突然有点失控,似是在他面前她有说不尽的痛。

    何易安是她埋在心底最深处不能愈合的伤口,偶尔拿出来舔一舔,又在风口溃烂,再恢复一段时间,又周而复始,直到痛到不能窒息才肯放回心底。

    天气阴暗,空中又下起了蒙蒙细雨,落在夏语的米色裙上,很快晕开,没有一丝痕迹。

    何易安倒在血泊中的一幕又飞快从她的脑海中闪过,她身体不由一颤,往前靠近一步,抱住冰凉的墓碑,心里的愧疚与难过涌上心头,她强忍住眼泪,但微颤的睫毛已经暴露了她的内心。

    她抱得越紧越是冰冷,再也没有了他给她的温度,留给她的只有这墓碑。

    仿佛是大雨的冲刷让她的情绪爆发。

    “易安,对不起!对不起!”

    “我错了,我当初就该勇敢一点,如果不是我太懦弱,你就不会死!这都是我的错,是我对我们的爱情不够坚定,都怪我!易安,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夏语抱着墓碑痛哭,眼泪和雨水交加,一同流下精致的脸庞。

    她双眼通红,忽而间剧烈的疼痛从胸口传来,自责愧疚悔恨压得她喘不过气。

    雨越下越大,浓雾弥漫了整个墓园,夏语跪在那动也没动过,任由雨水冲刷,似是要浇醒她那痛不欲生的心。

    她口袋里的手机屏幕亮了又暗,暗了又亮,她却丝毫未察觉,不知道跪了多久,晕眩感涌上心头,她抬手按了按太阳穴,继续跪着,脑袋像是被什么东西缠绕住,疼痛交织,她坚持不下去了,软倒在地上。

    闭眼前,隐约见到一个人影撑着雨伞匆匆跑过来,把她涌入温暖的怀抱中,她轻声呢喃道:“易安,是你吗?”但没等到回应,就没了意识。

    “夏语,夏语,你还好吗?”顾卓白抱着瘦弱的她,既焦急又心疼的喊道,“你要是不想嫁给我,你可以跟我说啊!为什么要这样伤害自己?”

    他一觉醒来,见外边下雨,拿起手机打给夏语,想问她有没有带伞,没有就给她送过来,但打了好几通电话都没接,然后打到她的公司,却得知她没有上班,静下来想了想,她也就只有这个地方呆了。

    却不想,他刚到,她晕倒在地的一幕映入眼帘,他既恨她心疼她,恨的是她不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心疼的是她还没有放下。

    他急忙的抱起她,放进车里,连闯了几个红绿灯送到医院。

    而夏语陷入了昏迷,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

    仲夏夜晚,悠悠的清风吹着树枝,路上橘黄色的灯光洒在地上,映出倒影,恬静又美好的一幅画。

    两辆自行车迎面而来,微风掀起了少年白皙的额头,他的皮肤比女生的更要白,细腻得吹弹可破,有双勾人的狐狸眼,似一眨眼能把人的魂都勾走,浓密纤长的睫毛微翘,唇瓣似是沾了胭脂般的红。

    而后面静静的跟着一个女生,她同样身穿白色运动服,头上还绑着黑色头带,扎了个马尾,看起来干净利落,加上她精致的脸庞,不由的让人眼前一亮。

    夏语抬眼望着前面的少年,眼里闪过一丝痴迷,这是她喜欢到骨子里的男孩,放在心尖上的人儿!

    路人都不由的朝他们看了一眼。

    夏语不在意的别过小脸。

    自行车绕进了小胡同,前面的少年在一个停车棚停了下来,把车放好,转身便见少女放下脚撑着地面,好整以暇的看着他,脸上还带着笑意,眼睛弯弯的,眯成一条美丽的弧线。

    橘黄色的路灯洒在她的脸庞,整个人看起来很柔和。

    他冷漠的瞥了一眼,迈开脚步离开了原地。

    夏语随之把自行车放好,跟了上去。

    在寂静暗黑的胡同里,响起了两种不和谐的脚步声,两人一前一后,同样隔了一段距离。

    直到何易安在一扇木门停下,他转头冷冷的看着夏语道:“别再跟着我了。”

    紧绷的下巴表露出他的不悦。

    但夏语仰起小脸,笑盈盈道:“那你会喜欢我吗?”

    何易安冷漠的觑着她,勾起唇角冷笑道:“要是我把新南的女神学霸是个跟踪狂这事传出去,想必会被人笑话吧。”

    夏语耸耸肩,表示不在意。

    在临江市早就有传说,新南中学有一位学霸女神,不仅人长得漂亮,学习还是最顶尖的,常年居学校学习榜榜首。

    但她对人非常的冷傲,也是出了名的难追。

    却不知她心里早就有人了,除了他,似乎谁也引不起她的兴致,唯独对他,才是最特别的。

    “那喜欢上一个浪荡不羁的学渣呢?”何易安的手放在门把上,以为她会跟之前一样风轻云淡回答,他还要浪费些口舌。

    出乎意料的是夏语的身躯微微一颤,她脑海中匆匆闪过那张狰狞的面孔,指着她嘶吼道:

    “夏语,你这辈子都别想要得到幸福!只要让我知道你喜欢哪个人,我会用一切手段把他抢过来,因为这是你欠我的!”

    她霎时沉默了。

    何易安收回视线,冷漠的打开门走了进去。

    夏语望着他的背影,眼里忍不住的失落,仿佛是习惯了他这样的态度,缓了缓情绪就又往回走。

    她喜欢何易安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但她的喜欢不能见光,白天在学校只能偷偷注意他,在晚上她才敢表露出来,只因为她不想他被人觊觎。

    即使众多女生喜欢她,只要不是那个人,她就能自私的拥有他。

    翌日清晨,夏语早早起床洗漱完,买了早餐和豆浆,骑着自行车往何易安家的方向去。

    刚在胡同里不到一分钟,何易安身穿着白衣和牛仔裤,一缕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似是给他镀了一层金光,他缓缓向她走来,不,准确来说是往自行车的方向。

    夏语拎起车篮子里的早餐,递到他的眼前,而何易安却淡漠的从她身边走过。

    他停在车旁边,解锁,踩上脚踏,对她没有一丝的停顿。


    电磁采暖炉 http://www.junkaidq.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