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质资讯网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密爱娇宠陆医生请克制(席欢之陆让)阅读

2020-08-01 21:27:37  来源:本质资讯网

    《》小说主角是席欢之陆让,这里提供密爱娇宠陆医生请克制席欢之陆让小说,密爱娇宠陆医生请克制主要说的是。席欢之的直播间更多白容容的脑残粉各种喷,还频频砸烂鸡蛋。粉丝们想怼回去,席欢之开口,你们要学我,做个素质在线的文明市民。好吧,既然都这么说了,那就不理那群失了智的脑残粉。

    《密爱娇宠陆医生请克制》精选:

    这双手,真想私藏呢。

    不过手很凉,骨节比她想象中的要纤细,再想象双手拿手术刀的样子……

    想着想着,噎了噎口水,席欢之习惯性的舔了舔唇,眉眼不禁笑的弯弯的,那个画面太美,光是想想就美滋滋的。

    不过摸了两下就没敢在乱动,深怕吵醒陆让。于是,恋恋不舍的把他手放回原位。

    席欢之痴迷的又看了两眼,只是,抬起头的瞬间,背脊有点发凉以及慌的一匹。

    陆让在看她。

    不知什么时候醒的,又或者……根本没睡着?

    要完!

    短短几秒,席欢之思绪万千,如果陆让问起,怎么解释才比较合理,解释自己有轻度恋手癖?

    对象是陆让,有点说不出口。

    这时···

    “安全带系上。”陆让启动了车子。

    席欢之懵了一下。

    车子已经拐出警局,灯光透过车窗照射进来稍微有点刺眼,席欢之终于回神,把安全带系上,松了口气。

    在陆管家看到席欢之第二次从大少爷车里下来的时候,感觉人生有点玄幻。

    “大少爷,六小姐。”

    陆让微微颔首,径直上楼。

    席欢之回一个大大的笑容,“陆管家,晚上好。”

    打过招呼,她便去寻江曼。

    别墅五楼,一扇门哒的轻轻关上。

    房间没开灯,只有外面一点月光照进来,陆让抬起手,想起什么,喉结微微滚动,垂眸,遮住眼底不明的情绪。

    晚风徐徐,屋时而传出欢笑,同江曼聊了许久,席欢之才问,“妈,家里有吉他吗?”

    “有有有。”

    江曼从别的房间拿出一把吉他,“放久了,不知坏没坏,你弹弹。”

    席欢之抱过吉他,忽然觉得原主对江曼是真坏。

    这把吉他,是江曼在得知她考上音大特地送她的礼物,但是被无情拒收。

    真傻,世上唯一对她好的亲人还这么狠心对待。

    席欢之试了试音,吉他没问题,回来路上想买一把带回来干正事的,但开车的人是陆让,又做贼心虚就没提。

    席欢之亲一口江曼才抱着吉他上楼,刚到房间桃花就蹭了过来求宠。

    她撸了撸猫脑,“乖啊,我上上网。”

    距离《声声动听》最后一期节目播出过去两天,关于席欢之话题热度早已降下来,不过看微博关注她的粉丝数量,已经三十万了。

    这三十万粉大多是冲着她颜值声音来的,若不出来冒然,大概很快会被他们遗忘。

    而她开始接触演戏,是为往后做打算。

    寻思着,席欢之下载一个猫牙直播,开了直播将链接甩上微博。

    短短几分钟,进直播间的人数已经上万。

    桃之夭夭:看见链接就自觉的滚进来了。

    被圈粉了:啊啊啊,今晚耳朵要饱福了是吗?

    绿成一道闪电:席女神,我被你的美貌吸引,镜头能对准你的脸吗?

    ……

    评论刷的太快,席欢之看的应接不暇,还有的网友刷起了礼物。

    她捋了捋头发,带上耳麦,把手机支在桌子上,对准镜头扬笑,“大家晚上好呀。”

    于是,评论区是各种各样的id在回复:席女神,晚上好。

    一头蠢驴:我的天,作为声控,真想亲吻她的嗓子。

    小小小甜心:大大,唱歌吧,迫不及待想听了。

    1378xxxx0666:耳朵已经怀孕,大大快负责。

    ……

    席欢之又扫向评论,来的大多数是粉上她的网友。不过也有白容容的粉丝混进来,说她是故意抬杠,使劲骂她。

    抬杠?

    片刻,席欢之才知道五分钟前白容容也在这平台开了直播。

    还真是巧呢。

    席欢之抱过吉他,没理会那些叫骂,只笑问,“你们想听什么?”

    评论区网友开始纷纷点歌,瞬时间将那些难听的言论淹没。

    席欢之选了首《大鱼》,她拨动琴弦,酝酿情绪,便开口唱了:“海浪无声将夜幕深深淹没,漫过天空尽头的角落……”

    一时间,听歌者仿佛一下进入大鱼海棠的那个世界。

    这个声音真是太直击人心了,总想听了再听,不想停下来。

    席欢之唱的太好,一曲结束,粉丝们还意犹未尽,让她接着唱。

    为了哄她接着唱,有的粉丝出手大方,一架飞机一架飞机的送。

    两千人民币,就这么不带眨眼的砸啊砸~

    席欢之看了眼那id——欢之家的小棉袄。

    ???

    这么快就有脑残粉了吗?还是土豪级别的。

    她喝口水,“谢谢小棉袄的礼物,别这么浪费,我不常直播。”

    然而,小棉袄还在砸,顺便点了歌,说自己想听《岩石里的花》。

    席欢之没有因为礼物而就此满足他,只问:“其他人想听吗?”

    小棉袄:各位粉丝们,满足我满足我,嘤嘤嘤QAQ

    看他这么可怜,好吧,满足你。

    评论区下全都是回答想。

    席欢之笑了笑,“那就唱吧。”

    边唱边看了直播间的在线人数,不知何时破了五十万,而且人数还在飞快的持续上升。

    而在得知席欢之也开了直播的白容容,不禁咬咬牙,是有意的吧,有意挑衅她?

    也许是太在意席欢之直播间的情况,白容容开始频频走神,唱歌跑了几个调,还被网友指出来。

    天上掉下一个林妹妹:什么鬼?这么简单的歌你还跑调,辣鸡~

    我手里拿着m416:一点都不好听,没点感情,我还是去隔壁直播间逛逛吧。

    ……

    诸如此类的评论,上百万的直播热度一下子降到了八十万,可以说是走了不少人的。

    白容容气的眼红,脑残粉开始安慰她,只是光是安慰是不能抚平她的怒火,手捏成拳,委屈的,“我没事,反正都已经习惯了。”然后,又故作坚强的转移话题。

    但就这一句话,已经给了那些脑残粉无限的想象,脑补出各种席欢之在校欺负自个爱豆的精彩大戏。

    能忍?不能。

    席欢之的直播间更多白容容的脑残粉各种喷,还频频砸烂鸡蛋。

    粉丝们想怼回去,席欢之开口,“你们要学我,做个素质在线的文明市民。”

    好吧,既然都这么说了,那就不理那群失了智的脑残粉。

    谁知,席欢之又道:“这样吧,我唱首光年给大家听。”

    粉丝们:“······”光年,不就是白容容一炮而红的那首歌?哇~这么挑衅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