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质资讯网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陈凡(阴阳劫)小说

2020-08-01 21:28:11  来源:本质资讯网

    《》小说是一本言情小说,主角是陈凡,这里提供陈凡小说阅读,阴阳劫小说讲述了。蔡婆以泪洗面,又接着说道,一开始还好,可直到半年前,我女儿就开始变了,她变得很凶,而且要我用人血来供奉她,我……上哪儿去找人血啊,所以就用自己的。

    内容精选:

    “孽畜,住手!”

    “玲儿,不要啊,别再害人了……”

    我爷爷和蔡婆的大喊声几乎同时响起,与此同时我却感觉脚下一轻,整个身体都跃离了地面,被女鬼的长头发拽着,如同放风筝一样飘在了天上。

    黑色长发在空中挥舞,将我狠狠撞向墙壁。

    我两眼发黑,下意识就闭上了眼睛。

    “砰”一声闷响,我却感觉后背撞到了某种又软又温暖的东西,急忙睁眼一瞧,却见蔡婆居然用身体垫在墙上,充当肉垫,强行将我接下来。

    “啊!”可我身体的惯性太大,蔡婆为了抱住我,自己也喷了一口血,眼珠暗紫,软软地靠在了墙上。

    我也沿着墙根砸落下来,落地后七手八脚地跳起,抓着蔡婆的手大声说道,“蔡婆,你有没有事?”

    “没事孩子,像你爷爷说的那样,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蔡婆满脸苦涩,两滴浑浊的眼泪沿着她脸颊流淌下来,充满了悔恨与自责。

    “去死!”这时爷爷已经跳到了女鬼面前,将一枚粗长的铁钉钉进了女鬼的胸口。

    “啊……”女鬼凄厉的叫喊声响彻不断,没一会儿,浑身都“滋滋”冒出了大股的黑色浓烟。

    浓烟弥漫开来,女鬼的身子也越来越淡,被我爷爷掐了一个法诀,狠狠在头顶上一压,身体轰然炸开,炸裂成漫天的磷火。

    “玲儿……”

    蔡婆沙哑地喊了一声,挥手在空中无力地抓扯了一把,声音夹杂着撕心裂肺的痛苦。

    “你已经把她养成了邪鬼,我今晚若是不灭了她,她就会不停害人。”

    爷爷若无其事地将长钉收好,回头直勾勾地望着蔡婆那双浑浊的眼睛,一步步朝她走来,“告诉我,是谁教你养鬼的法子,这女鬼究竟是怎么来的?”

    听到这话,我顿时怔了一下。

    没错,蔡婆不过就是个孤苦无依的孤寡老人,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根本不可能掌握养鬼的办法。

    除非是有人告诉她。

    那女鬼对于蔡婆似乎很重要,亲眼看见她在爷爷手中被消灭掉,蔡婆捶胸顿足,蹲在地上呕了两口老血,一张老脸似哭似笑,带着一点癫狂,

    “哈哈……玲儿,都是妈太贪心,才会最终害了你呀!”

    “什么,你是女鬼的……”我如遭闷击,浑身一颤失声喊道,“你是女鬼的妈?”

    蔡婆双眼无神,痴痴傻傻地看了我一眼,又垂下头去,声音嘶哑地抽泣道,“没错,她是我女儿,是我这辈子最后的依靠。”

    “既然是这样,你为何还要把她养成邪鬼?”爷爷厉声盘问道。

    “我……我也不想的,我不想的!”

    蔡婆嗓子都哭哑了,一边抹眼泪,一边说道,“我男人几十年前就死了,剩下我和玲儿相依为命,好不容易把她养大了,可谁知……谁知道……”

    在蔡婆哭哭啼啼地讲述中,我们得知了一段事情的真相。

    原来蔡婆的女儿叫王玲,从小就出生得亭亭玉立,十八岁高中毕业之后,就进了一家工场打工,本来娘俩日子虽然清苦,可和还算过得去,坏就坏在王玲十九岁生日那天,带了一个男人回家。

    这个男人,是王玲上班那个工厂的小领导,人已经三十好几了,王玲却给自己母亲介绍,说这是自己新交的男朋友。

    蔡婆自然不怎么欢喜,后来经过多方打听,又得知王玲的男朋友是曾经离过婚的,还有一对儿女,母女俩因此爆发矛盾,大吵了一架。

    王玲受不了委屈,大半夜从家里跑出去,蔡婆就去追,然而经过十字路口的时候,迎面却飞来一辆大卡车,直接将王玲卷进了车轮底下……

    听到这里,连爷爷也沉默了,十分惋惜地摇了摇头,语气中多了几分唏嘘,“这丫头我倒是曾经见过几面,人长得水灵,又懂事,没想到最终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蔡婆已经哭成了泪人,

    “陈先生,我恨啊,那个男的根本就是在玩弄玲儿,我身为一个母亲,阻挠自己女儿跳火坑,有什么错?”

    爷爷漠然,过了好久又问道,“那你又是怎么把你女儿养成小鬼的呢?”

    “我……”蔡婆动了动嘴唇,接着交代道,“女儿死了,我恨不得一头撞死,可是,就在我把女儿送进医院的途中,有个瞎了一只眼睛的算命老头却拦在前面,告诉我,他有办法让女儿一辈子都陪在我身边……”

    “你说什么?”

    爷爷听到这里,忽然将眼珠子一瞪,迸出骇人的凶光,“瞎了一只眼睛,难道是他?你养鬼的办法是他告诉你的?他又没说自己叫什么名字!”

    “没有,我根本不知道他是谁,而是教会我这个办法之后,他也离开了,再也没找过我。我当时太思念我女儿了,一时鬼迷心窍,所以就……”蔡婆边抹眼泪边说道,

    “我按照他教给我的办法,从玲儿尸体上切下了一截手指,放在他给我瓷器中,日夜祷告,每月十五都会找来一点乌鸦血,淋在瓷器上面,坚持了几个月,果然我女儿又出现了……”

    爷爷冷着脸说,“你就没觉得你女儿有什么不正常的?”

    “有……可是我太思念女儿了,这些我都不计较,只要我女儿能够陪在我身边,我就……”

    蔡婆以泪洗面,又接着说道,“一开始还好,可直到半年前,我女儿就开始变了,她变得很凶,而且要我用人血来供奉她,我……上哪儿去找人血啊,所以就用自己的。”

    蔡婆将袖子撸起来,枯瘦如柴的胳膊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刀口,见之令人胆寒。

    “你还真是舍得!”爷爷冷哼道,“后来呢?”

    蔡婆抬起头,用一双浑浊的眼珠子看着爷爷,“后来,我女儿的胃口越来越大,她说我的血不好喝,一定要逼着我去找小孩的血,而且必须是五六岁以下的小女孩。”

    “你答应了?”爷爷眼神中寒芒闪烁。

    “不!我没答应,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可是……”

    蔡婆哭哭啼啼地说道,“可是,我女儿变了,她居然自己出去找,有一天我赶集回来,发现有个小女孩已经被吊死在我家房梁上了……”

    “我很害怕,玲儿简直就是个魔鬼,所以我……我不敢再把她留在身边了,就用一个塑料袋把瓶子装起来,埋进了城郊的一座荒山下面,可是……她给我托梦,说我抛弃了她,还说要连我一起杀掉。”

    说到最后,蔡婆哭着下跪,对我爷爷磕头,“陈先生,我不是有意害人的,我真的是无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