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质资讯网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鬼蜘蛛

2020-08-01 11:36:16  来源:本质资讯网

    网上不知道那个白痴说人的一辈子会吃过多少多少的昆虫,会爬进嘴里有多少多少的异物。何心才不信呢,她就不信会有谁那么无聊,算这些东西。

    一只蜘蛛突然出现在何心的眼皮地下,二话不说的拿起脚下的拖鞋就狠狠的一拍,蜘蛛瞬间被拍成泥浆。

    实在令人心烦,自从楼上上个星期住进了一个自称科学家的人,何心所住的房子就时不时会冒出一些蜘蛛。

    何心是在学校的机械团委会长的得力助手,平时她自己时不时的做起一些研究,最新,她申请一个专利的事毫无消息,她只能自己使用,不过,这个东西倒是帮了她不少忙。

    “蜘蛛出现啦,蜘蛛出现啦。”她自己制造的目标感应器做出了反映,何心马上紧急戒备。

    虽说她对这些昆虫类的并不害怕,也没有任何深仇大恨,可是,想象一下一个人住在家里时不时会冒出蜘蛛这些东西,多少都会有反感吧!

    何心曾经试过不下10次到楼上去敲对方的门,估计是对方怕有人找茬,故意不开门的,10次10次找都没有反映。

    屋里没有人应声,但是屋里的机器却“咔嚓咔嚓”的响着。

    如果不是碍着破门而入会造成不必要的恐慌,何心老早就想进入把对方大卸八块,哪里还留着对方在这里碍眼。

    何心从小在这里长大的,她的父母是很会懂得享受生活的夫妻,一年365天。

    除了一些他节假日,例如过年清明节什么在的话,想看到他们的身影几乎很难。所以,这间屋子就成了何心的公主窝,连学位房都省了,看着其他父母为了给自己找个学位房,忙的焦头烂额的也是挺可怜的。

    何心跟周围的邻居感情都很好,出入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他们经常都有打招呼。当然,除了他楼上那一个租客之外。

    “唉,梅姨,去买菜呀?”

    刚出门,何心就看到自己楼层的一个阿姨,手里提着一个袋子,袋子看上去很沉,还不时会动,看来是买了不少货色。梅姨平时对何心很关照的,从何心懂事以来,梅姨就一直住在那里,偶尔她们邻里没事做的时候,都会互相串串门。何心连忙的打个招呼,可是梅姨看上去像似在躲避什么,简单的回应了一下,也没有再跟往常一样的闲聊,她人急急忙忙的拿出钥匙,几次因为手的剧烈震动,钥匙几次掉到了地上。

    莫名其妙!!接下来的几天,邻居们见到何心就像见到鬼一样,躲躲藏藏的。

    但是。何心后来才发现,她们原来并不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是因为她们自身的原因,是身体出现了状况。

    先前的情况还好,但是后来越来越严重了。几乎整个楼层的邻里们见面后都是鬼鬼祟祟的。

    有些人反而是几乎不出门了,这样就不会被旁人发现她们的秘密。

    整栋楼都笼罩上一片低沉的诡异,邻里跟邻里之间也没有在出现过,互相关心的画面,这样的事情已经成为过去式了。

    何心现在觉得出去都懒得出去了,不如呆在家里,这样也不至于看着那些把自己包裹成一只粽子的邻居,面对面在电梯里站着,然后一句话都不说要来得好点。

    “蜘蛛出现了,蜘蛛出现了。”何心立刻全身武装,清点了刚刚被自己打死的蜘蛛尸体。

    “好像变多了?”之前的蜘蛛最多也是五六只,但是今天一天下来,何心拍死的就不下20来只。

    何心准备打扫这些尸体,却发现,这里每一只蜘蛛的品种都不同,有些蜘蛛的名字何心并不认识。但是其中几个让人听了闻风丧胆的蜘蛛就由不得何心不认识了,她在上物理课的时候,老师曾经讲过有名的毒蜘蛛莫过于黑寡妇。

    然而何心的脚下踩的的就是这只有着剧毒的黑寡妇。

    还有其它许多色调不同的蜘蛛,其他几只都是国外赫赫有名的毒蜘蛛。

    何心火蹭蹭的窜起来,如果一不小心被扎伤了,那后果可想而知的。

    何心决定打电话去管理处投诉,经过跟管理处一番沟通,对方也决定去楼上跟住户沟通一遍。

    但何心等了很久一直没有得到回复,去管理处看,空空的没有一个人。

    而且这天也莫名的让何心感到奇怪,何心看了手上的手表,5点40分。

    这个时间下班的人应该是很多的,但此时入口处却跟死一般的沉寂,让人不免得联想到鬼。

    笑话,这世界上那有什么鬼。

    何心连忙想跑回家里,楼层越往上,她发现蟑螂,苍蝇就越多。

    当到了自己的楼层,何心反而止住了脚步,她静悄悄的跟在一个包的跟粽子一样的邻居往通往楼上的楼梯走去。

    何心惊恐的发现,这个楼层仿佛经历了炼狱般的摧残,整个走道上覆盖了许多粘稠的液体,还散发出难闻的气味。

    她跟着的那个邻居走到了那个所谓科学家的屋门口,偷偷的张望着。

    天哪!眼前的这一幕让她惊呆了。

    屋内到处结满了白色的蜘蛛网,还有不少的蜘蛛巢正不停的往外冒着许多小蜘蛛。

    大厅里面坐着一个十分肥大的男人,他的肚子不知道被什么撑的鼓鼓的,脚部已经被身上的赘肉所掩埋住。

    刚才走进去的邻居乖乖的坐在一旁,何心看到有不少的人骨被丢弃再另外一边。

    这时候从房里走出来一个人,他不动声色的把刚才进入的邻居的头部用刀子割断,直接往大厅里的那个肥大男人嘴里塞了进入,接着他口中呕出一个灰白色的物体,刚好黏在何心偷看的墙边上。

    何心头也不回的跑了,何心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看到自己,但是他对自己的笑是发自内心的诡异,他真的没看到自己么?

    何心连忙收拾着行李,这里已经不能待下去了,临走时,她不忘把自己的物品提示器带走。

    匆匆的走出了大厦门外,眼前的一切让何心懵了。

    街道上到处是蜘蛛巢穴,交通已经瘫痪,在包裹里的物品提示器不安分的响了起来。

    “蜘蛛来啦,蜘蛛来啦。”

    何心瘦小的身体被一团黑影从身后笼罩住,她似乎感觉到身后传来有什么昆虫走路的声响。


    蒙古包价格 http://zzxyzp.51sole.com/